行远文学社 logo


北京行远公益文化促进中心

785919_13051210719I2J (1)_副本
7e3e6709c93d70cf37992cb9f8dcd100baa12b26_副本
新闻详情
♥ 如果我们未曾分开
浏览数:10 

行远文学执笔流年,醉枕墨香,不管落花有意,还是流水无情,我都愿意用最轻最淡的文字,描绘出最美最灿烂的年华。关注行远文学吧!我们每天为您推送情感美文、经典语句、精选微小说、唯美爱情文字等,终有一段文字,能触动您的心!


如果我们未曾分开


摘自:仲尼最新小说集《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》


总有一个人会在路口与你相遇,久别重逢的,会告诉你是怎么来到的这里,素未谋面的会教你放下执念,忘了何故在此,而后往新的地方义无反顾地走去。

并不一定每一个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
但你若珍惜,请把每一个久别重逢,都当作初识的相遇。



2008年,我受朋友的邀请,到鼓浪屿一家小小的清吧,做了一个礼拜的代职总经理,那一年我20岁,而生活却早已深陷在灯红酒绿。

可以说那是一次感性的放纵,远离酒色弥漫的Club,忘却夜生活那令人厌烦、震耳欲聋的音乐,在令人陶醉、沉迷的鼓浪屿,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不提过去,不论将来,只是细心品味所在的职业,用心去感受形形色色的匆匆过客,体会一个素不相识的我和本不属于自己的际遇。

这是我当时写下的日记:


1

2008年4月16日

这是一家旅馆的附带酒吧,环境幽雅,临近海边,靠近码头,落地窗可以隔着海面,看到全厦门的夜景,座位不多,生意不错,淡淡的爵士乐,每一个浮躁的灵魂仿佛都会为之沉醉。

第一次走进吧台,我就找好了吧台里灯光最佳的位置,这样有利于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时刻保持最帅的模样,这个位置视线广阔,可以轻易地观察每一个客人的神色,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美女的踪迹。

开始上班了,带有地方口音的暴发户,带着一个相貌人畜无害的未成年小女孩,进门就喊:“喜力先拿个20瓶。”看着像教授的先生,轻声温柔地问:“请问这里有卫生间吗?”一群吉林过来的MM,对所有充满好奇,或许“鼓浪屿”在她们眼里过于神话了,以至于,她们看着我的眼神,似乎带有一种对于“文艺青年”的淡淡仰慕。

一位长得酷似陈奕迅的大叔,失魂落魄地在吧台独坐了一夜,喝了9瓶科罗娜。临近12点,酒吧已经没了客人,大叔向我要了一根中南海。

大叔:“小兄弟,你知道鼓浪屿除了海边,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吗?”

我:“我也不常来,今天才第一天上班,所以也不太清楚。”

大叔好像喝多了:“小兄弟,你失恋过吗?”

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,大叔就自顾自地说:“我失恋了,就在前两天。”

他叹了口气:“你有没有觉得海边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,可以把人的情绪无限放大?你知道吗,我前天刚来这里的时候是两个人,两个人的时候,坐在海边,就算不说话都那么温馨。

“现在变成一个人了,我以为我会无所谓,可那该死的海景、海风、海声,都好像在反复提醒我,我的生命里失去了什么,我住的又是海景房,天黑的时候,一个人更加难以面对那空旷的一望无际。”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:“喝杯烈酒吧,睡得快一点儿,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,难熬也很难逃离,这一杯我请你。”

大叔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麻痹自己也不是办法,该面对的总归要面对,多花点时间置身其中,把伤感集中起来一次性痛清楚,想走出来也会快一点儿,小兄弟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
2

2008年4月17日

这是我上班的第二天,今晚的酒吧有点沉默。

每个人都好像充满了心事,随意喝杯酒,看看手机就匆匆离去。

差不多10点,有一位优雅的女士坐在了吧台旁,浅浅的皱纹挡不住惊艳的魅力,古典的中式盘头,紫色礼服搭配皮草外套,正式得不像出来旅行,更像是在出席某一个典礼。

当我注意到她的时候,她正专注地看着身后那一对小情侣。

男生帅气高挑红色卫衣,女孩小鸟依人牛仔长裙,他们那么相爱,十指紧扣,身躯相互依偎一刻都未曾分离。

男生正借着店里的吉他,弹唱着一首歌曲献给女孩,环境太过嘈杂,没有人能听到男孩的歌声,只能通过女孩幸福纯真的笑容,去体会歌声里的满满甜蜜。

歌唱完了,注意到的人都面带微笑地无声祝福,没注意到的人依旧徘徊在自己的世界里,所有人都没留意到紫衣女士悄无声息地擦掉了眼角的泪迹。

时间渐渐地走到深夜,客人都走光了,只剩下那个优雅的紫衣女人还坐在吧台旁,一杯金汤力,只剩一个杯底,若有所思地摇晃着所剩无几的液体,微笑地叹着气。

这位紫衣姐姐告诉我今天是她的生日,她想唱首歌给自己,我帮她下载了伴奏,她借用了我们的功放和麦克风。

灯光昏黄,红唇迷离,一首《女人花》,每一句都倾诉得那么深情,好像歌词里每一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这些年的自己,嗓音沙哑随风摆动,紫衣女人如花似梦。


3

2008年4月18日

酒吧里熙熙攘攘,一张张陌生的脸上,写满了各种不同的情绪。

10点多的时候,前两天那位相貌酷似陈奕迅的仁兄,穿着正装,神态很酷地坐在了吧台边。

我笑着问他:“科罗娜?”

大叔犹豫了一下:“不喝啤酒了,给我一杯金汤力吧。”

没过多久,昨天唱《女人花》的紫衣姐姐也来了,坐在离大叔三个身位的吧台上,今天的她穿着普通的长裙,相比昨天随性了许多。

这两个陌生人各自喝着酒,分别和不相识的过客倾吐着或真实或向往的记忆,一夜没有交集。

又到了深夜,酒吧里的客人和服务员都走了,吧台里只剩下我,吧台外只剩“紫衣女”和“奕迅叔”。

紫衣女无意间把香烟掉在了地上,大叔弯腰捡起了香烟,用双手递还给女士。

紫衣女接过香烟,笑着对大叔说:“你知道吗,出来旅行最奇妙的事情,就是可以遇见无数的陌生人。你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不知道他们是谁,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。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将去向何处,归属哪里。有很多你不能和认识的人说的心声,可以尽情倾吐,因为在这一生中,这两个人的相识时光,也许只有这匆匆一刻。”

大叔坏笑道:“那今晚你有什么要倾吐的吗?”

紫衣女往大叔方向,挪近了一个身位:“聊一些和身边的人无法聊的事吧,你和陌生人发生过一夜情吗?”

大叔疑惑:“你在开玩笑吗?”

紫衣女一脸严肃:“我是认真的,我来鼓浪屿的时候是两个人来的,谁知道我们决定离婚了,现在自己开了个房间,明天夜里的飞机就要走了,总觉得在这么浪漫的地方,没有一点儿艳遇的回忆,好像很对不起自己一样。”

大叔苦笑着:“这么巧,我也是两个人来的,现在只剩我一个了。”

紫衣女指着我:“你知道吗,十年前我和我的男人来过这里,当时的他就像这位小兄弟一样年轻,他弹吉他,唱为我写的歌,后来就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枚用稻草编成的戒指,突然跪下来跟我求婚。”

大叔有点鄙夷:“用稻草编的戒指,那也太没诚意了吧!”

紫衣女面带幸福:“是啊,但是我还是答应了。那一年他那么穷,我们却那么相爱,那时候我们还在这里藏了一张合照,上面写着当时对彼此说的话,然后约定每十年来这里一次,看看当时对对方说的话,然后拍一张新的照片,把此时要说的话写上去,再一起放进去。如果离婚了就不提这件事,我们也不再来鼓浪屿,就让那张照片默默地悼念那些年我们有过的回忆。”

大叔平静地说:“真有意思,最讽刺的是,你们一起来了鼓浪屿,而你却独自一人坐在这里。这么浪漫的主意一定是你想的吧?”

紫衣:“不,那是我男人想的点子,他平时有点儿傻乎乎的,但是对我却是全心全意,后来我们有了钻戒,在北京有了房子,去普罗旺斯补拍了婚纱照,就在前两天我还躺在他的怀里,他仍旧对我很好很好……”

大叔打断了紫衣女的叙述:“让我猜猜,后来那个男孩为了你拼命奋斗赚钱,草编的戒指换成了名贵的钻戒,租来的单间变成了三环内买的套房,你们过上想过的生活了。谁知道男孩事业越做越大,到后来几乎忙到了失去陪伴,所有的问候和亲吻都成了惯性,这又怎么躲得过女人天生的敏感,最后你终于选择离开,毕竟你爱上的是他的全心全意,而不是北京的房子和可笑的钻戒?”

紫衣女笑得花枝招展,又往大叔的身边靠近了一点儿:“是啊,多狗血的剧情,不过却那么真实,真实得躲都来不及,真实到要躲到这个小小的酒吧里,来寻求陌生人的慰藉。”

他们陷入了沉默。

紫衣女眼眸迷离:“是不是多数的男人都对没有碰过的女人充满了幻想?”

大叔笑着:“你呢?你是不是也对那些没碰过你的男人充满了兴趣?”

紫衣女终于坐在了大叔的身边,她轻轻地靠着大叔:“也许真的投入陌生人的怀里,不知姓名,不谈过去,不问未来,只是一夜狂欢,那种刺激感才能找回当年那种激情。”

大叔:“是啊,特别是像你这种漂亮又有阅历的女人……”

紫衣女没等大叔说完,就自顾自地说道:“你知道吗,前几天我睡在他身边,穿的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性感内衣,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在意,像死猪一样睡着了。”

大叔:“我为你的男人感到悲哀,我很难想象像你这么迷人的女人,竟然有人可以蠢到对你无动于衷。”

说罢,大叔眼色迷离地托着紫衣女的下巴就要亲吻紫衣女,紫衣女见此场景笑着站了起来,拿起包转身就朝酒吧门口走去。

局势的突然逆转,让我看得很是迷茫,大叔也困惑地急急忙忙付了钱,追了出去。

隔着玻璃窗,我能看见两人在门口轻微地拉扯、争吵,最后大叔拉着紫衣女的手,两人往大叔住的旅馆方向去了。

想来这个夜晚,大叔的海景房里,一望无际的海面不再满满的都是走不出的回忆。

有时候世界就是那么微妙,一个人在你的心上打上的结,往往都是由别人来解开,我们面对熟知的环境、熟知的人,那么刻薄,那样极力掩饰,却在陌生人面前,毫无保留地展现彼此,越是毫无瓜葛,就越是放纵激情四溢。


4

2008年4月19日

今天的天气有点微凉,酒吧里没什么人。

想来情侣都窝在旅馆的被子里享受着甜美的时光,单身的人不愿在微凉的海边,生怕某一个场景,忽然间勾起不堪的回忆。

晚饭过后最惬意的时刻,大叔和紫衣女手牵着手拉着行李箱,满脸幸福地来到店里。

大叔笑眯眯地对我说:“小兄弟,帮我个忙!你们酒柜上面第二排的第三瓶酒后面应该有一个小小的铁盒子,你可以帮我拿下来吗?麻烦你了。”

我疑惑地拿椅子垫脚,第二排柜子的第三瓶酒后面,确实躺着一个小小的铁盒,满是尘土,不知沉默了多少年月。

我把盒子递给大叔,大叔当着紫衣女的面甜蜜地打开盒子,紫衣女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交给大叔,大叔兴致勃勃地拿起笔在照片的背后写了一行字,又把照片交给了紫衣女,紫衣女笑眯眯地也写下了一行字,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放进盒子里。

在他们写字的时候,我注意到两人的无名指上都戴着一枚草编的戒指,当时我还在想,原来外面的世界情义已经薄弱到这种地步,想来紫衣女在把草戒交给大叔的那一刻起,昨晚的一夜激情已经转移了她曾拥有的10年爱恋。

他们把铁盒子交给我,让我放回原位,我说好,他们转过身手牵着手微笑离去。

那夜我始终没有把盒子放回去,一个小小的铁盒,勾起我满心对这个世界爱欲观念的质疑,甚至微微地感到有点不齿,最终我没忍住好奇,偷偷地打开了铁盒。

盒子里放着一张老旧的合影,仔细看照片可以分辨出,这两人正是紫衣女和大叔年轻时的模样,那一年的他们笑得那么甜蜜。

照片的背面有两行字迹:

有生之年,绝不负你

你要记得哦!

1998年4月18日

第二张照片,是大叔和紫衣女昨天的模样,两人相拥着,笑容依旧甜蜜。

同样两行字迹:

谢谢你还在我的怀里

我爱你

2008年4月18日

…………


岁月是那么漫长,漫长到有人迷失自己,有人不明是非,有人愈合了伤痕累累,却仍旧不顾一切地走进伤痛里,漫长到让许多人忘记自己是怎么走到的这里。

但总有一个人会在路口与你相遇:久别重逢的,会告诉你是怎么来到的这里;素未谋面的会教你放下执念,忘了何故在此,而后往新的地方义无反顾地走去。

直到有一天我们恍然大悟,那些山盟海誓,曾经向往的金银满屋,都不如真真切切的陪伴来得温暖、实在。

才明白“我爱你”这简单的三个字其实包含了这世间最复杂的情绪、最沉重的意义。

并不一定每一个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
但你若珍惜,请把每一个久别重逢,都当作初识的相遇。

精彩推荐
行远文学社
行远美徽
行远美文
电子杂志
讨论会议
公共微信
电子杂志
行远一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