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远文学社 logo


北京行远公益文化促进中心

785919_13051210719I2J (1)_副本
7e3e6709c93d70cf37992cb9f8dcd100baa12b26_副本
新闻详情
民国大人物的小怪癖
浏览数:11 

 ◎胡适不仅把怕老婆当作口头禅,而且还喜欢收集世界各国怕老婆的故事和有关证据。有位朋友从巴黎捎来10枚铜币,上面铸有“P.T.T”的字样,胡顿生灵感,说这三个字母不就是“怕太太”的谐音缩写吗?于是他将铜币分送好友,作为“怕太太协会”的证章。


   ◎王宠惠生性吝啬,家里不聘厨师,早餐随便吃点,午、晚饭则到朋友家去蹭。其揩油的方法有四种:一、下午公事忙完后,到某位朋友家中,坐到六七点不走,主人只好留他吃饭。此时他还假装客气:“时间尚早,还是回家吃吧!”主人再三挽留,他就不客气地说:“有啤酒吗?有酒我就在这里吃。”二、在朋友家待到用餐时刻,若朋友未开口留他吃饭,他就邀请朋友出去上馆子吃,并表示他请客,主人不好意思,便会留他在家中用餐。三、若朋友当真与他一同上馆子,那么吃完付账时,他就会走在最后,让别人掏钱。四、朋友吃完先走,留他付账,他便一拍口袋,大喊道:“你们回来,我忘记带钱了!”此四法屡试不爽。


   ◎阎锡山鉴于早年树敌太多,怕遭人暗算,所以诸事皆很小心:他的厨师从不换人,喝的水也从家里带出来,不随便喝外头的水。为了喝水方便,数十年军旅生涯,他身边都有位副官专门替他背水瓶。


   ◎辜鸿铭喜欢妻子淑姑的小脚,每当无聊时,辜就让她脱掉鞋子,然后低下头,如闻花香;而写作需要灵感时,他就会将淑姑叫进书房,让她把玉足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凳子上,时捏时掐,自得其乐,一时文思泉涌,妙笔生辉。辜曾对人津津乐道说:“前代缠足,实非虐政,我妻子的小脚,乃我的兴奋剂也。”康有为为此送过辜一张“知足常乐”的横幅,辜说:“康有为深知我心。”


   ◎冯国璋生性吝啬,居京时恒转食友所,风雨无阻。有某君笑曰:“此可谓飞而食肉,诚封侯相也。”冯极喜食玉田酱肉,每令馆役往购,必整方者,盖虑切碎为役窃食。归自以快刀片极薄,免客攘其厚者。偶沾肉刀上,以舌舔之,至伤而流血。


   ◎抗战期间,马占山、邓宝珊、朱绶光和22军军长高双成同驻榆林,四人皆有戏瘾、牌瘾、鸦片瘾,于是轮流坐庄请吃请喝、打牌抽鸦片,若碰到其中一位过生日,还要拉出22军剧团开台唱大戏。马占山因先前打猎时枪支爆炸伤了手,行动不便,特定做了一个木尺,以防错过牌局。


   ◎张勋喜欢戏剧,在徐州时,常宴请宾客,酒酣耳热之后,兴致勃发,不能自已,就亲自上台,直至过足戏瘾,并自己起名为“小叫天第二”,久之形成习惯,平时的言谈举止,无不带有唱戏的韵味。等到复辟入京,张拜见溥仪,溥仪赐坐,张乃操戏白对曰:“万岁在上,安有老臣座位?”听此腔调,周边侍从莫不掩嘴而笑,张勋却浑然不觉。


   ◎刘文典以“二云居士”闻名,原因是他爱食云南烟土和云南火腿。1943年,刘文典应普洱大豪绅、盐商张孟希之邀,为其母撰写墓志,张孟希赠他“云土”50两。此举引来联大同事非议,认为他不堪为人师表,校方遂将其解聘。


   ◎章太炎吃饭,从来不管滋味的好坏,每次都是就近夹取,即便桌上有山珍海味,只要离得稍远,就绝不动一筷。


   ◎冯友兰在《三松堂自序》中,曾说到潘光旦吃鼠肉的笑话:“潘光旦吃耗子肉的事也盛传一时。他的兄弟是个银行家,在重庆,听说他吃耗子肉,赶紧汇了一点钱来,叫他买猪肉吃。其实潘光旦并不是为了嘴馋,而是为了好奇。”


   ◎刘坤一少时家境贫寒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一天友人请客,美酒佳肴,颇为丰盛。只可惜客人太多,刘坤一担心吃不饱,便假装在两足之间捉虱子,把臭袜子举在空中,连连抖落。尘垢飞落到盘碗之中,座客无人再敢下筷。刘坤一遂独自大嚼一顿,果腹而去。


   ◎林森饮食很简单。厨师诉苦说,每天林只限买两角钱的肉,初到重庆,还可买得斤把,后来物价高涨,只能买得两个指头这么大的一块。你想,这叫人怎么做菜呢?如果采购的人买回来的菜贵了,林森还要批评。


   ◎严复喜欢和人唱反调,民国成立后,远近一片赞美共和之声,严不以为然,说“人民程度不够,徒有共和之名而无其实”。“洪宪帝制”启动后,筹安会首领杨度欲求严复支持,对他说共和制度行于中国必乱,问他“改行帝制如何”?严说:“国事非同儿戏,岂能一变再变?”等到洪宪帝制失败,到处都是逼袁退位的呼声,严又说:“非袁无以维持残局。


精彩推荐
行远文学社
行远美徽
行远美文
电子杂志
讨论会议
公共微信
电子杂志
行远一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