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远文学社 logo


北京行远公益文化促进中心

785919_13051210719I2J (1)_副本
7e3e6709c93d70cf37992cb9f8dcd100baa12b26_副本
新闻详情
初雪后的皇城根
浏览数:151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初雪后的皇城根


高婉云


(皇城根遗址公园石碑)


今天,我随着行远文学社来到了皇城根遗址公园。皇城根遗址虽然被称为紫禁城外的一道屏障,却好似渐渐被人们遗忘。而,王府井的喧嚣,紫禁城的雍容,就是由这一个绿化带式的公园联系在一起。它如同一条纽带。因为它,商业的繁华,皇家的尊贵,丝毫没有隔阂。

2014初雪后的皇城根遗址,没有厅门楼阁的皇家震撼,没有梅兰春雨、御泉夏爽的怡人景观,有的是一份特有的宁静。这时的皇城根,冰雪尚未融化。白色的残雪留在连翘藤间,墨绿的连翘藤没有叶子,暗紫色的连翘花苞已经开始孕育着,为春天做准备。暗黄绿的黄杨叶子上挂着灰尘,挂的雪渣。它们似乎也在用自己的身体承载着风雪的变幻,记录时间的流逝。踏着雪,从皇城根遗址的南面向北走。地沟式的水渠镶嵌在石头地面中。这便是吸引我们驻步的第一道景观。“猜一猜,这是什么图案?”负责人问道。“人?”“龙?”“是个对称轴图形吧?”一个又一个答案从队伍中踊跃的冒出来。负责人一笑,“嘿嘿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“米,这水渠是个米。”角落里传来了一阵声音,带着浓浓的河北口音。定睛一看,是个蜷缩在角落里的流浪汉。“哦!是个米字。”人群恍然大悟。“迷,是迷。”河北口音纠正道。流浪汉口音浓重,让人辨不清。我回头再一次认真的望了一下地沟。到底也分不清是“米”还是“迷”,或者是其他什么图形。可是,那又怎样呢。就让它是个永远的迷吧。身边的砖砌皇城墙,脚下的每一寸土地。不都也有它独特的涵义吗?人们热爱它,欣赏它,被它的吸引。不也是因为它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“迷”吗?正是因为这份迷,才造就了历史的那份独一无二的魅力。


(镶嵌在地上的水渠)


(初雪后的黄杨丛)


雪后的午后,阳光很好,但只要小风一吹,人立马被冻个透心凉。我们顺着小凉风一路向北走。皇城根公园是半封闭式设计。让我再一次感受到现代化与历史感的交融。随人群走在小路上,东面朱红色的城墙已经开始褪色、掉皮墙顶的黄琉璃瓦同样灰灰黄黄不知道它们经历了多少日日夜夜,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。旧城墙的历史感让人徜徉在悠远意境中。小路西面,公路上来往的汽车不时鸣笛。公共汽车颠簸的声音引人进入了另一个迥然不同的机械时代。透过车窗,可以看到公车上的人形态、表情各异。或许,许多许多年前,在二环路还只是一条没有名字的小路,柏油马路还只是小土路,人们或是赶着牛车或是骑着马也会走在这条路上吧。我似乎看到了岁月的变迁。无论是工业化的方式,还是最原始的方式,人们各自奔波在时代的潮流之中。形形色色,穿梭于生活。皇城根像是一卷记录时光的胶片,凝聚着历史的一个又一个片段。从南向北,是一场时间的回顾之旅。南面,繁华的商贸街张扬着都市的鼎盛。中间,五四街道记录着红色革命如火如荼的峥嵘岁月。北面,裸露的青灰色古城砖参差的排列着,用它独有的沧桑感向你缓缓道来那段明史。皇城根公园就是这样纵横一线,成为了一段历史的文脉。

想着,感慨着。

我随着队伍走到了一个大坑前。我们一行人顺着台阶走到了坑中。坑里空荡荡的。石壁上写着几个鎏金大字——皇城根遗址。听周围的居民讲,坑里本来是有东西的。后来,坑里的东西移走了,这里遂被称作遗址公园。站在坑中,偶然间抬起头来。才发现,处于低位的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欣赏皇城之美。站的更低,带着对天地更加敬畏的态度。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我想,就是有这样的情怀,空坑的意义才不止于坑。常常听某些旅行家说,自己今日征服了撒哈拉沙漠,明日又是征服了珠穆朗玛峰。其实,不妨把自己放在更低的位置。所谓的征服,不过是成功的在沙漠或是山峰中游历了一回。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征服?天地、自然又怎么是一个人能控制、征服的呢?怀揣一颗敬畏之心,仰视天地。蓦然间,也许才会豁然开朗。

精彩推荐
行远文学社
行远美徽
行远美文
电子杂志
讨论会议
公共微信
电子杂志
行远一展